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809人 当前在线: 417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752|回复: 4

[散文随笔] 飞鸟——城市笔记之104

[复制链接]

63

主题

325

帖子

23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60
莫晓鸣 发表于 2017-7-12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一个黑夜了,我一直想为我俩的交往理出一个脉络,然后安放些忆旧的文字;我还谨慎地数着日子,生怕遗漏哪一天,仿佛你还醒在这些黑夜里,对着妻子唠叨或者给她留下一个出门的背影。黑暗覆盖了楼房、生计,还有碌碌众生相,天一亮,周而复始的阳光普照,繁华喧闹的一天便又开始。只是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了,你曾经又卑微又固执的身影倏忽而逝,已与这座城市做了彻底的告别。


  在海口我俩没有常来常往。三年前认识你至今,你我一直做着不咸不淡的朋友,偶尔相聚,更多时候是各自安生。就如我与这座城市的许多人那样,每个人都活在固定的框里,脚步和情感都不轻易逾越。那时你刚将一辆摩托车改装,昼伏夜出,在深宵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威风凛凛,仿佛这座睡梦里的城市全部是你的,这就是你向往的感觉。
  
  当初你从安徽懵头懵脑来海口,转眼已二十多年。你开过车行,失败了;经营过面包店,失败了;最后和朋友合伙做洗脚屋,生意红火却股东内讧,还是草草收场悔不当初。接连的失败容易挫伤一个人的心性,甚至会纠结自己处世的能力和运气,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困厄不振。这些年入不敷出,你已耗尽了所有的积蓄,最后你不得不将自己的房子卖掉抵债,低声低气将家安顿在出租屋。你小心翼翼地安慰妻子和女儿,说有一天你东山再起,就会给她们买一套更大的海景房,然后装修出一堵玻璃幕墙,每天一醒来就能面朝大海。
  
  可能就在这时候,你重拾年轻时的飙车嗜好。每次全身武装深夜出动,犹如一个城市偷袭者。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在灯火阑珊的街道所向披靡,你箭一般的身形无比矫健,使你感觉自己如一只风中飞鸟。我有时透过书房的窗口看夜空,猜测你可能加速度在路上了,有时我也喜欢上这种幻想,在这座沉闷压抑的城市,能成为一只自由翱翔的飞鸟当然是件十分快意的事。但是我只会坐在书房里幻想,如同我做过的许许多多白日梦。
  
  不久前的一个夜晚,我曾经悄悄约谈过你的妻子。在我的潜意识里,你的骑士风度再无休无止地表演,不远的尽头便是深渊。这个善良温顺的海南女子匆忙赶来,夜雨打湿了她的头发和半只肩头。她拎着滴水的雨伞走进茶馆,就不停为自己的迟到道歉。在那个湿漉漉的雨夜,我突然感觉到她的瘦弱、单薄,仿如画中走下来的顾影自怜的古典美人。我开门见山谈到你的飙车,不留情面地抨击这种玩命的游戏,痛陈你作为一家之主,怎么就只图痛快,甚至怀疑家庭和妻女都没有在你心里落下根!你神情楚楚的妻子不停地抹眼泪,一双好看的眼睛水汪汪,喃喃地说我早就劝过他了,他就是不听,这样一意孤行迟早会将这个家毁了。她话不多,很多时候都是边抹眼泪边听我说。即便下着雨,那夜茶馆的客人还是很多,一个女人不停地在一个男人面前抹眼泪,这情景总是让人于心不忍。
  
  海口的春天生动妩媚,充满蛊惑,花草树木听从春风的召唤,迎风见长春意盎然。我的生活却一如既往地杂乱和忙碌,无疑懈怠了许多人和事。也正是这个原因,一个长长的春季日复一日,就见过你两次。
  
  第一次见面很不正式。那天我办完事回家,骑着电单车拐进一家顺路的菜市,远远见菜市门口的一个人面熟,我停稳车再仔细看,果然是你!你正给进出菜市的阿姨阿婆派发传单,神态谦和,一脸讨好的笑容。有人接了匆忙扫一眼就揣进口袋;有人看都不看,走出几步就丢进垃圾箱。我从垃圾箱里捡出一张,原来是海口一家电器商场的开业广告。不知你已是即将开业商场的员工,还是帮忙派发传单换取一点劳务费。烈日当空,我愣怔了一下,忙调转车头——这种场合,你我还是不见为好。
  
  第二次见面是你主动打电话约我,说久不见面了,我俩今晚见见,恰好今晚有个生活会,你来参加,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生活会”的名称很新奇,顾名思义,难以想象你这样一个热心于摩托车轰鸣和闪电速度的人,竟会平心静气参加。我猜是一群有感而发的人在会上言说生活的点滴,言说人生的况味,能出出戾气又能相互安慰。
  
  到了约定地点我才知道,你们正在有组织地推广一种“小海藻”产品。满满一屋人,可能很多都像我这样,被朋友约来参加“生活会”。及至进了这个大房间,却碍于朋友的脸面,只好如坐针毡装模作样听讲。
  
  台上年轻的讲师滔滔不绝地赞扬“小海藻”对人体的神奇疗效,并大胆预言它的广阔前景。在这个倡导全民养生的年头,他大言不惭,确实讲得头头是道。我却没耐心听讲,不时看看手机,不时东张西望,即便你就坐在我的旁边,我仍无法装出全神贯注。会议结束后,我稍犹豫一会就填表认购三千元产品,做最低一级会员,算是对你新事业的支持。当时灯光下你绽开的笑容,在我也是一种欣慰,但令我想不到,这竟是你对我最后一次微笑。如今忆起,就像一朵白花贴在你的圆脸上。
  
  那天深夜,我从手机微信中得知有人飙车从海口南大桥摔下,当场气绝身亡,然后是一片幸灾乐祸的声音。我鄙薄飙车族,但我没有幸灾乐祸,刹那间内心却无比忐忑,马上有种不祥的预感。我连忙拨打你的手机,响了很久没人接;再拨号,仍然是响了很久没人接。我更加心慌了,连忙拨打你妻子的手机,听到她用哭腔说了“南大桥”三字,后面就是嘤嘤的哭声。我内心一阵刺痛,恍惚中眼前竟现出一滩血。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城市的生存法则残酷地以欺贫爱富为潜台词,往往给一些人带来压抑,甚至相比之下的自惭形秽。活了这么久境况都没有改变,你一直幻想将自己包装成另一个人:冠冕堂皇,出入气派,呼风唤雨……兄弟,如今祝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如愿。

                                                        2017年7月

友荐云推荐

63

主题

325

帖子

23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60
 楼主| 莫晓鸣 发表于 2017-7-14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城市生活的沉闷、压抑、挣扎,主人公却以极端的方式寻求短暂的解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