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809人 当前在线: 423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5191|回复: 0

[辣评热议]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

[复制链接]

347

主题

394

帖子

20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3676
李宏剑 发表于 2017-5-19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
李宏剑
摘要: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特征是什么?这是一个理论的问题,也是一个实践的问题。那就是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致力于供给侧和供需侧改革的探索与应用。因为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供给侧、供需侧
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范畴。习近平总书记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能产生思想的时代。”【1】《习近平主持召开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新华社 20160517日 因为这个时代是一个需要改革并且能产生改革要素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并且能产生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这个时代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这个历史性阶段,我们的政治经济学发生了质的变化,那就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扩大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和外延,需要我们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这是对辩证法的一种遵循逻辑的前提,因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的根本原理就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而这一目标的哲学命题就是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高度,给中国现实作出发展的答案,形成科学的路径。
一、以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战略、新思想重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的经济范畴
恩格斯说:“马克思的整个世间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版,第一卷,742-74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版  那么,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形态应是一种什么表现呢?
从哲学角度而论,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形态首先具有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和基本品质,一般原理泛指其的形成原理的过程,要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进行,要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为其的哲学形态的基本特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特征就是实践。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观察社会历史命运的重要方法。而实践在社会形态上是一种普遍性的观察,在哲学形态上就是产生理论的直接要素,马克思有句名言就曾阐释了哲学形态在于实践的现实意义,那既是“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5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那么,实践处于什么状态才是科学发展的一种实践呢?实践形成怎样的路径才能形成基本的哲学原理呢?这不仅是一种哲学主张,也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种制度走向的理性思考,因为人的思想是政治的产物,也是政治经济学的理性判断,在什么状态中决定实践的因素是正确的,而又在什么环境中决定实践的因素是不正确的。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关乎实践的哲学命题,其确实是一种社会实践的哲学参照。凡是符合国情的实践是科学发展的实践,这种实践,要从根本上能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样的实践,才能产生真理。
马克思认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由此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及哲学第一前提就是一种历史的实践。社会是实践的产物,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背景之下,我们应该发展怎样的市场经济,构建怎样的政治经济学?并在哲学形态下形成怎样的经济范畴呢?
在发展市场经济中,我们如何面对经济新常态呢?在经济新常态中,我们提出了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新概念,其是构成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哲学形态下的经济范畴的主要要素。因为在经济进入新常态条件下,我们面临着三个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一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如何解决在人口趋于老龄状态下的劳动力紧缺问题呢?二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如何发展国有企业呢?三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如何搞好区域性经济的横向联合呢?
列宁曾说:“对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所具有的不可遏止的吸引力,就在于它把严格的和高度的科学性(它是社会科学的最新成就)同革命性结合起来,并且不仅仅是因为学说的创始人兼有学者和革命家的品质而偶然地结合起来,而是把二者内在地和不可分割地结合在这个理论本身中。”【5】(《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1卷,第8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这是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状态和本质特征的描述,也是我们要分析这三个基本问题的基础。
这三个问题笼统而言,是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提出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而实质是,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视角提出如何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哲学形态的一种经济学命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1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为了更好指导我国经济发展实践,既要坚持其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更要同我国经济发展实际相结合,不断形成新的理论成果。”这就从政治形态上,很明确地指出,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关键的要素就是不断形成新的理论成果。
怎样形成新的理论成果,自然要以新的社会特征为载体,从具体国情上作出准确的判断。列宁认为:“马克思的经济学就是马克思理论最深刻、最全面、详细的证明和应用。”【6】《习近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学习中国、中国新闻网,20151223日)而最深刻、最全面、详细的证明和应用,就在于从哲学的角度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新的范畴,解释现实的问题,推动符合国情的社会实践。
我们面临的三个现实问题第一就是,我们如何解决劳动力紧缺的要素。原来,我们一直把计划生育列为基本国策,号召只生一个好。随着劳动力资源红利的逐步结束,城市已明显出现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这时解放生产力,通过取消户籍,鼓励农民进城等方式向城市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已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因为这种结果导致大量农村消失。这时国家从政策层面出台,鼓励人们生育二胎。但这还是不能从现实的角度解决劳动力紧缺的问题,紧接着,国家又相继出台了延迟退休等方案等等举措,彰显的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经济要素,国家已开始应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来调节劳动力市场。其实,在劳动力紧缺的状况之下,我们还应对大中专院校毕业的学生实行分配制,这样一可以解决大学生只往大城市扎堆就业的办法,二可有效缓解某些岗位上劳动力紧缺的现状。三是可均衡各省市的劳动力的有效合理分布。从政治经济学角度而言,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关键环节,最合理的经济要素的体现。二是如何发展国企的问题。政治经济学证明,一切的经济产物,必以这个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为准则,决定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依据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马克思说:“最一般的抽象总只是产生在最丰富的具体发展的地方,在那里,一种东西为许多种东西所共有,为一切所共有。这样一来,它就不再只是在特殊形式上才能加以思考了。【6】蔡继明、靳卫萍《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学的方法论原则》201653日,《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这个道理,是从最普遍的社会规律上,揭示了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性质。因为从经济属性上讲,国企也是构成经济本原的一种理论依据。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应不应该发展国企,这是个具有本质性争议的问题。有人拿出《反杜林论》认为恩格斯不赞成发展国企。这显然是一个伪命题。他们只是借用《反杜林论》里批判冒牌社会主义的一些论断,就为马克思主义不倡导国企作结论。这显然是不符合科学发展的理论特征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定不移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的要求,推进结构调整、创新发展、布局优化,使国有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带动作用。要加强监管。坚决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要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7】《习近平对国有企业改革作出重要指示》201675日,央广网)从这一指导思想而看,我们党是加强对国有企业的改革,而不是削弱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国有企业也是一切经济形态的构成体系。发展国有企业,应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哲学形态的主要因素。三是如何搞好区域性经济的横向联合问题。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成为一种历史性趋势,更将成为经济潮流。而区域性经济是有效抵制金融危机的一种科学举措,因为各个区域的经济方式虽然横向联合起来了,但各地有各地的行政差异,我们在某些方面可以形成合力,达到共补目的,也可各自为政,阻断某种金融风暴的袭击。20137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考察时就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下基调,他指出:“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发展江海联运,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8】《长江新棋局:习近平亲自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向定调》201631日,《中国经济周刊》。
区域性经济的横向联合,存在着明显的优势,因为区域性就意味着某种地域的相同性,气候的相同性,人文文化的相同性,相同论是解决差异性的最好办法。以京津冀一体化为例,如果北京和天津、河北走区域性一体化这条路,三地在行政壁垒下各自为政,许多矛盾诸如北京人口大幅度增长,校、厂等企业往外搬迁,分流等就无法依靠自身资源解决,河北的财政收入也无法在短期内得到质的飞跃,更无法实现共同富裕,等等问题的出现,催生了京津冀走区域经济一体化这条路。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9】《打破“一亩三分地”习近平就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七点要求》2014227日,新华网)这是搞好区域性经济的理论着力点,也是构建中国特色政治经济学哲学形态的基本哲学要素,因为区域性经济一体化的根本就在于横向联合。
二、以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战略、新思想重新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价值。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价值是什么?其怎样会从理论维度上哲学地体现出来呢?这不仅是一个时代的哲学命题,也是马克思主义观察社会主义历史命运的一种方法。习近平总书记说:“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10】(《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 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人民日报》20151125日,第1版。)
重新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价值,需要把握科学发展的基本规律。恩格斯认为:“一门科学提出的每一种新见解都包含这门科学的术语的革命。”【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第32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作为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战略、新思想的产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其在当代的价值又是如何从哲学维度上构建呢?这是发展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哲学命题,这也是重新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当代价值的哲学内涵。
重新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价值,从哲学形态而言,有其必然的规律性,也有其必然的方法论。规律性就是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角度形成其发展的逻辑前提和基本脉络。因为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前提构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尤其在计划经济阶段,我国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历史现状定位,全面科学地形成了完整的工业经济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完整而准确地形成了计划经济的理论体系,使我国从新民主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也是我们如何认识社会主义,如何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种哲学路径。
社会主义首先是一种社会实践的结果,它不是一种空想的结果,因为社会主义是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上构建的一种历史产物,并在历史的基础上,进行了广泛的社会实践,进行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探索,并是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一种理论体系,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且,我们在每一阶段的社会实践和理论创新中并不是固守一种模式,总是根据一定的社会变化,而不断进行社会实践和理论创新,并不断得出新的结论,从而在理论上实现了不断创新,在实践上实现了不断发展。
市场经济体制就是我们在理论创新和社会实践上的新产物。这是建立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上的产物,而非是套用西方或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产物。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第一要素就是以公有制为主体。这是我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理论要素。而西方的市场经济,基本上没有公有制这一概念。我们的市场经济这一概念,理论来源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之中,来源于中国的国情。在这一理论形态上,我们打破了西方的所谓的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互不兼容的说法,使经济属性依据我们的具体国情而建立起来。同时,我们也回应了社会主义不能建立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这一产物这一问题,厘清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说明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问题。
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就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以公有制为主体,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这是不能改变的一种客观事物,也承载着一个阶级的历史使命。如果我们改变了这种性质,那么,我们的阶级属性就会相应地发生变化,习近平总书记认为:“问题的实质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12】《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56页,201461版    而一切的改革,根本在于从这个社会的基本性质做起。社会主义的基本性质就是我们的基本国情,这是不能改革的事物,而改革的事物是,在我们的科学发展中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因为它阻碍了改革的进程,成为我们在发展中的篱笆,我们为此必须从政策层面出台新策,以此突围,达到科学发展的目得,因为我们的发展,遵循的是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社会主义的建设规律,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规律这三大规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党始终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这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13】《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年版,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出版,人民出版社,第28页,201641
不是别的什么主义,就意味着我们就是社会主义,无论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我们的经济都坚持在社会主义的历史范畴下探索,离开社会主义这一范畴,就是失去旗帜的问题。这方面,习近平总书记也作出重要论述:“近些年来,国内外有些舆论提出中国现在搞的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的疑问,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坚持的社会主义,已经在道路、理论和制度上形成自信,已经成为引领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旗帜,社会主义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标签和象征,这面旗帜,这条道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这也是我们重新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价值的大逻辑前提和最基本的理论依据。
三、以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战略、新思想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一个最本质的特征,那正如恩格斯所言:“经济学研究的不是物,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归根到底是阶级和阶级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些关系总是同物结合着,并且作为物出现。”【1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3版,第14-15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每一种思想体系的形成,必然要有一种理论为依据,逻辑作前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的构建,基本原理首先来自于马克思主义,这是最基本的要点和逻辑。习近平总书记说:“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为了更好指导我国经济发展实践,既要坚持其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更要同我国经济发展实际相结合,不断形成新的理论成果。”【15】《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人民日报》2015-11-251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的构建,需要把握三种维度。一是哲学的维度。这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在当今时代依然有着强大生命力,依然是指导我们共产党人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16】《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年版,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78-279页。20164月版    我们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就是要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上作判断,以此观察全球各种社会制度的历史走向。实践和理论都将证明,马克思所预言的无产阶级必将代替资产阶级是一个正确的哲学命题。虽然,经历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之后,资本主义还依然存在,但其存在于社会制度中的危机依然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依然陷于危机之中不能自拔。无产阶级代替资产阶级是一种必然的社会规律。这依然是21世纪最科学的哲学结论。第二种是理论维度。这应是一个社会存在的不变的定律。从政治经济学形态上分析,有什么样的理论,就有什么样的实践,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处于辩证状态的。一种理论的选择,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产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凡是广大干部群众普遍关注的深层次问题,都要从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作出令人信服的回答。”【17】《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35页,20164月版    我们共产党人选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一种实践的理论,也是一种创新的理论。实践的依据是;这是我们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的理论产物,这是我们从改革开放到顶层设计的实践产物。这个产物就是科学社会主义中的政治经济学。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特就特在其道路、理论体系、制度上,特就特在其实现途径、行动指南、根本保障的内在联系上,特就特在这三者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上。”【18】《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共中央宣传部,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25页,20164月版。    三是制度路径。一种哲学原理,一种理论体系,最核心的要素在于形成制度路径。光有哲学,是难以形成思想体系的,光有理论,是难以形成哲学原理的,而光有哲学和理论,是难以形成社会实践的。社会实践的哲学依据和逻辑前提是什么?是制度路径的构建。我们的制度是什么?毫无疑问,是科学社会主义;我们的政治经济学的制度内涵又是什么?无庸置疑,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尤其是制度自信,这是决定改革成败的关键一招,我们应以求实的态度完善制度建设,使符合中国国情的制度不仅具有中国特色,更能从理论创新的实践之路上早日定型。
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首先要对政治经济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出一个明确的定义和概念上的解释。这样表述,是有理论上的必然的依据的。在2014年,中央邀请经济学界专家座谈会时,提出发展必须是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必然是遵循自然规律的可持续增长。各级党委和政府都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在201511月中央政治局第28次会议学习时,则强调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形成了当代马克思主义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重要理论成果。201512月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则提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这一会议的重点是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在战略上要坚持稳中求进,把握好节奏和力度,战术上主要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
辩证地看,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必然联系的政治经济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之所以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们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范畴之内,同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体系之中,同在政治经济学的概念之中。它们解决的是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利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来搞好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说。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于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解决经济学问题。如何解决是一个本质性问题。我们又是如何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给予研究呢?这依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所面临的新的哲学课题。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这些是绕不过去的话题,因为其是改革开放时期的产物。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发展是连贯的,是同处于社会主义的轨道上的事物。这一事物的基本内涵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性表现,也是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要义的逻辑大前提。对此,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从习近平治国理政新战略、新思想的哲学高度,以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为纲领,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构建出体系完备的政治经济学哲学路径,来办好中国的事情。
友荐云推荐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