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675人 当前在线: 6877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7786|回复: 3

[散文随笔] 不隔天——城市笔记之102

[复制链接]

63

主题

325

帖子

22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25
莫晓鸣 发表于 2017-3-1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在我对面的华服女人有个生动的名字——嫣媛,乍听内秀温婉,远离尘埃。她是一个十岁女孩的母亲,喜欢书法和弹琴,还爱写文章和做画,并且在养尊处优里葆有姣好的容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刚坐下的时候,竟拘谨得像个陌生来客。

        半月前小刚从广州返回海口,几个勾肩搭背的好友聚宴接风,小刚带来了嫣媛。经小刚介绍,原来这张陌生面孔是他的高中同学,她看起来比小刚年轻,言谈举止间,风韵犹存。席间她落落大方,举起的酒杯毫不扭捏,即便面对不太熟的男人也能做到巾帼不让须眉,令我一时印象深刻。

        记得我认识小刚时,他已大学毕业,他在广州读音乐学院,毕业后留广州工作。有一年夏天他回海口探亲,随我的一位朋友深夜赴约吵吵闹闹的歌厅,我与他就在那里相识。不一会,他一展再展自己得天独厚的歌喉,阵阵掌声使他边唱边摇头晃脑,无限坦露自己的性情。

        接风洗尘也算是个隆重的饭局,设席在钟楼斜对面的一家酒店。大概仗侍着出席饭局的都是好朋友,酒过三巡,小刚竟借着酒劲紧脸皱眉,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然后出人意料地说嫣媛是自己心中永远的女人,曾经天天如蜜的初恋就是在嫣媛的身上夭折。他一而再地拍打桌沿,悔不当初,只是腔调有点任性,还有点假模假样。

        我顺手要拿过小刚的酒杯,说你醉了,不要再喝了。想不到他伸手拦住,大声嚷嚷自己没醉,并说自己长这么大就醉过两次:一次是心血来潮连夜从广州跑回海口,嫣媛却对他避而不见,疲惫的身躯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一次是嫣媛结婚那天,他从广州赶回海口,傍晚却不想以同学的身份去参加婚礼,毅然买了一瓶白酒跑到僻静的海边,望着黑暗里阵阵翻滚的白浪,狠狠地将自己喝得涕泪横流。

        今晚茶馆很安静,柔和的灯光脉脉流淌,与摆设的花朵相衬,将一屋的夜色装扮得无比温馨。嫣媛回忆起了她的高中时代,说那时谁都是青春的身形匹配一颗不谙世事的脑袋,当年小刚的家在海口郊区农村,她的家在市内某单位宿舍大楼,高中三年,小刚是唯一去过她家的男生。她和小刚都是住校生,家里给她买了一辆凤凰牌女式单车,几乎每天,小刚都骑着这辆车带着她飘过一条条校道。两个招摇的身影无疑太惹眼,别人都以为他俩在谈恋爱,其实没有,小刚从没有对她有过半点沾边的表达。

       大概他俩出双入对没有丝毫避嫌,这时班里的男生看不惯了,甚至嫉妒了,一个又一个偷偷跑到嫣媛面前说小刚的风凉话。让她记忆犹新的是一个男生竟说,有一次小刚提着一小篮鸡蛋去卖,不小心在路上摔倒了,鸡蛋破了一地,小刚竟蹲在路边,对着一小滩一小滩的蛋青蛋黄哭了半天。她就是不信,翘起嘴角给造谣者一个鄙夷的冷笑,然后扭头走开。

        我喝了一口茶,想了一会,仍是不明白这谣言的恶意何在。嫣媛扬了一下好看的眉头,说去年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悄悄在她面前重提那篮摔破的鸡蛋,还有小刚蹲在路边的哭泣。至今她仍是不相信。造谣者无非影射小刚是个小气不出息的男人,一小篮鸡蛋,就够他蹲在路边哭上半天。

        这次相约茶馆,是我和嫣媛第二次见面,茶馆不比酒席可以放宽言语,所以我时时谨小慎微,刻意把握着谈话的分寸,而她却毫不遮掩自己与小刚的故事。高中毕业,她参军入伍在海口某部当通信兵,小刚则水陆兼程上广州,从此形影相随的俩人天各一方。

        人生的舞台上,向来谁都是自己的主角,只不过各人的表演都会受限于自己的格局。嫣媛像一个哲学家说出这句话。因为上一次小刚在酒桌上的借酒倾诉,使我明白他俩这份感情的苦涩无奈,明白如今两个主角的休戚相关和回天乏力。我不禁问嫣媛,当年俩人走进社会后,就没想过在一起?嫣媛轻轻摇头,凄然一笑,说小刚虽然经常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却绝口不提。女人心软,她曾经想过,给这份情一个归宿,但这个念头不是很强烈,因为她是独生女,要留在海口照顾父母,当年小刚大学毕业留广州,他不提,她也就没问他是否会为了她调回海口。为了爱情而放弃事业的男人凤毛麟角,最终她保持了沉默。多年后在她的印象里,将这桩可能的婚姻束之高阁,两个人确实都没有出力争取过。

        这个话题无疑有点沉重,我紧紧地抿了抿嘴唇,有意调转谈话方向,便赞扬起她那天在酒桌上的海量。她笑了笑,说好久没喝酒了,这回小刚几天逗留海口,所到的饭局,她就陪着他喝个痛快。记得结婚两三年后,做生意的丈夫回家越来越晚,她日复一日心头郁结,就经常呼朋唤友不分白天黑夜喝酒,因此还和丈夫吵了好几场架,还砸坏了手机、电视,甚至墙上的挂钟。小刚知情后不留情面地骂她,让她戒酒,还时不时打电话来检督,她果然将酒戒了。只是现在无酒的日子,却变得难捱难熬和长夜漫漫。

        我发觉嫣媛谈起自己的丈夫,竟然面无表情。她坦言自己这些年不离开这个男人是为了报恩,当初决定嫁给这个男人也是为了报恩。她从部队退伍的第二年,不幸患了一场险些要了命的大病,几乎将惶惶恐恐的全家人推向崩溃的边缘,是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义无反顾地出钱出力,才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当时她在海口的医院治疗,高中同学闻讯纷纷来探望,偏偏小刚没有来,她无力的眼睛盯着病房门口一天又一天,失望再失望,这也促成了她咬咬牙,在病床上就答应嫁给现在的丈夫。
多年后俩人再谈起这场病,小刚满腹委屈,申辩自己远在广州一点也不知情,摆摆手一脸无辜。嫣媛当时却认为,虽然自己没有亲口告诉小刚病情,但是那么多同班同学知道了,他一定也会知道。世事就是这般阴差阳错,嫣媛说完低头喝茶,抬起头眼里闪着泪光,一声叹息。

        其实据我对小刚的了解,即便那次他风尘仆仆出现在病房,也不会改变彼此的宿命,给这一份情深意笃带来好收成。小刚曾在电话中对我说,因他生在农村,读高中时城乡差距如横亘的鸿沟,他对气质不凡外表清丽的嫣媛只能仰视;大学毕业后,他留在梦寐以求的广州,距离又使他不会轻易坦露心迹。
        我没有将这些告诉嫣媛,任她神情幽幽地转动着手里的茶杯。像许多花开没果的初恋一样,在残酷现实的挤兑下,这份感情早就注定无疾而终。我脑海里忽然闪现那天饭局的一个画面——小刚借着酒劲扯开喉咙唱起家乡的民歌:
                               今日相聚嫌夜短,
                               哥爱妹妹笑颜开啊。
                               今日碰头明日散,
                               隔山隔水不隔天啊。
                               ……
         悲怆凄切的歌声穿透夜色,使在座的人顿时神情沉重。海鲜汤在锅里翻滚,架在锅边的一双筷子不知怎么竟滑进锅里了,也没有人挪动身子搭理。这时我发觉两只传情的手悄悄拉在一起,小刚的眼里噙着泪水。

                                                                                                                                                2017年3月


友荐云推荐

8

主题

1万

帖子

6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831
QQ
问天客 发表于 2017-3-17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的故事应更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325

帖子

22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25
 楼主| 莫晓鸣 发表于 2017-3-20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天客 发表于 2017-3-17 01:16
后面的故事应更精彩。

文不可言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325

帖子

22

精华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25
 楼主| 莫晓鸣 发表于 2017-3-20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不可言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阳光岛懒人回复专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