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809人 当前在线: 311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7175|回复: 2

[人文历史] 王家儒《海南美术史》节选

[复制链接]

493

主题

2万

帖子

136

精华

版主

顽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2403
QQ
老石 发表于 2017-1-23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南建国前后的美术史 (2014-08-08 20:29:07)[url=]转载[/url]

标签: 杂谈

第三章 润物细无声——建国前后的美术
第三节   涓涓细流:外地艺术人才与本土艺术人才的交汇
                                   王家儒

  经过50年代10年间的徘徊与奋斗,海南的本土艺术人才逐渐走向成熟,成为一股势头正锐的生力军。另外,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美术人才也陆陆续续分配来海南工作,这二股艺术之泉缓缓地流过海南岛这片热土,催发了“春风又绿天涯”的新气象。
  60年代是解放以来海南美术人才汇集得最为可观的时期,油画家符拨雄正值壮年,一面以火一样的激情投入艺术创作,一边继续培养青年美术爱好者。另外,在海南日报任美术编辑的艺术家陈意、石蕃荣也通过在报纸上发表作品这条渠道培养了不少青年后学。从四十年代就驰骋在海口画坛的骁将杨化人及50年代奋起的王开鸿、吴礼泉的艺术创作也渐入佳境,影响及催发了本土艺术青年茁壮成长。继苏逢春、邓子敬、陈琼琚、柯兴发、林明琛等羽翼渐丰后,吴中葆、蒙发祥、杨毅、陈成嘉、伍国鑫、李家豪、符国平、冯和孝、陈开荣等也相继成才,成为海南一道骄人的风景线。
  不久,本土学子崔开宏、王统照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汤集祥、林毓豪、曾祥熙、冯所德、林恩、林明琛、王广生、张祖泰、唐秉长、蒙国丰、李昌柏、陈居茂、麦加福等人相继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工艺系。这批人才的成长对日后海南美术起了积极与重要的作用。
  1961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生张应中分配来海南琼剧团从事美工,这是解放后第一个从内地分配来海南工作的艺术家。1962年,另一位广州美院油画系毕业生雷震中也相继到来,并从此扎根海南。他们的到来揭开了内地艺术人才陆续进入海南的序幕。
  60年代中后期,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生力军源源不断地汇集在这片热土上,这里面既有来自内地的才俊诸如陈衍宁、裴建华、关则驹、曹国昌、曾秀琼、黄增立、张芳林、杨麟阶、宋飞等,韦智然、林德权、区焕礼、冼励强、符埃、刘呈光、熊守池、郑天中、蔡大王、王毅、白光诚、李奇雄等,也有本土学成归来的佼佼者诸如曾祥熙、冯所德、李昌柏、唐秉长、陈居茂、麦加福等,他们相继到来为当时海南的美术注入了一股鲜活的能量。这批几乎襄括了所有画种的生力军不仅丰富了海南美术的艺术语言,提升了海南美术创作的实力与水平,还在于他们在海南多年的工作中,实实在在地影响及培养了海南许多业余美术作者及青年美术爱好者,尽管当年海南的工作条件不尽人意,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他们始终以青春的激情,深入海南各市县、少数民族地区,创作了一批至今仍有影响力作品。
  这批当时仅二十出头的艺术家之所以令人们怀念的是他们平易近人的亲和力和质朴的品质。他们并不以正宗科班而自傲,也不以救世主的姿态去夸夸其谈,指点江山,而是很自然地融入海南众多的本土艺术家之中,相互学习、切磋技艺,脚踏实地创作了一大批具有时代精神及乡土特色的作品。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这批作品,仍然能感觉得到他们那种饱满的激情,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以及全身心投入创作的状态。海南的山水、风土人情在他们的笔下化为一首首高亢或抒情的乐章。
  这一代人的魅力还在于他们对待艺术的真诚,他们既不故弄玄虚,肆意张扬,更不标榜什么主义,而是默默地探索。他们并不因为个人的境遇、得失或环境的艰辛而怨声载道,而是以款款的深情去倾注对这片土地与人民的热爱。
  第四节  羽翼初丰:渐成气候的海南美术
  60年代是海南美术迅速成长,逐渐走向成熟的时期。海南美术格局经过各路人才的交汇后,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文联机构成立,美术创作活动蓬勃开展,学术气氛空前高涨,一批批美术界骨干人才相继问世……。
  1961年9月中旬,海口市文学艺术联合会和海南区文学艺术联合会相继成立。油画家符拨雄当选为市文联副主席,国画家吴泰三当选为海南区文联副主席。在区、市文联成立之际,海南区戏曲、文学、美术、音乐、舞蹈界200名代表,在海口大厦举行海南解放11年来最大的一次文艺座谈会,与会代表情绪高涨,畅所欲言,深入探讨进一步发展海南的文学艺术创作和琼剧事业。这一举措犹如一夜春风,引来了文艺百花盛开的新气象。
  在此期间,各种画展连绵不断地举办,海口市人民公园展厅相继推出有:
  《海南区1962年春节美术作品展览》,参加这次美展的作品有国画、油画、历史画、连环画、水彩画、水粉画、宣传画、版画、年画、门画剪纸、素描、速写及工艺美术(包括椰雕和少数民族刺绣、美术设计等类),共200多幅。这是继1952海南第二届美展后又一次大的美术盛会,整体上体现了当时海南的美术水平、规模。
  《海南区1963年春节美术作品展览》,共展出226件作品,其中国画34件,油画56件,版画37件,水彩、粉彩66件,素描、速写25件,工艺、剪纸6件,宣传画2件。老画家符拨雄、吴泰三、云石天等宝刀未老,中坚力量,陈意、麦穗、邝海星、王开鸿、吴礼泉、雷震中、蒲国勋、陈德明、陈裕仁、唐球芳等耀耀生辉,青年生力军苏逢春、邓子敬、柯兴发、陈琼琚、唐秉长、李家豪、陈成嘉、林鸿平、温泉、符福生、吴中葆、许鸿业、何可人、王春雄、沈葆玖、冯所德、戴平、伍国鑫、邢木郎、符有利(黎族)、苏村泊、薛献超等奇军突起,军旅画家廖华、谢耀庭、薛翊汉、张征众、谢白泊等端倪毕现。
  1963年,海南行政公署文化局、海南文联、广东省总工会海南区办事处联合举办《海南区群众美术展览会》,共展出符拨雄、王开鸿、陈意、张芳林、吴中葆、符福生、郑志成、亚地、何可人、云石开、李傅昌、黄亮波、邢木郎(农民)、薛献超(农民)、王白川(农民)、黎太德、沈万美、卢谱(部队)、张应中、李家豪、陈琼琚、夏滨(柯兴发)、陈德雯、雷振中、陈德明、林鸿平、龙才甲、陈泽镇、蒲国勋、陈耀森、高剑、余其万(部队)、李瑞臣(部队)、吴晨(部队)、冯文海(部队)、吴礼泉、伍庆华、陈文熙、陈琼琚、清晨(邓子敬)、王世宽、林明坚、冯德钦、陈景生、王先英、唐秉长、王春雄、许世恒、林典山、陈成五、杨球、张粤来、龙其昌、李钟贤、蒲剑飞、全景幻、陈创、沈葆久、王克仁、唐球芳、李家豪、苏林泊、伍国鑫、戴平、陈隆宏、吴多艺、张超杰、郭仁平、甘傅才、廖玉辉、吴绪悦、杜凯翁、张杰、张国森、冯增熙、符有利(黎族)、温泉、高剑、冯所德、冯崇亚、园丁(石蕃荣)、冯和孝、陈开荣、韩庆准、欧世文(聋哑农民)、黄强、杜联壁、李景涛(部队)、谢世庆、王安君等88人的221幅作品。展览内容丰富,包括了国画、油画、版画、水彩、水粉、雕塑、剪纸、图案、素描、速写、连环画等形式,海口、通什、琼山、文昌、琼海、定安、儋州、澄迈、临高、屯昌、万宁、昌江、东方、琼中市县均有作品参加。
  1964年,海南行政公署文化局、海南文联共同举办《红五月画展》,共展出油画、国画、木刻、水彩、雕塑、素描、剪纸、年画、装饰画132幅。参展画家有陈意、邝海星、吴泰三、张应中、吴中葆、钟雄、何可人、邓子敬、苏逢春、柯兴发、唐球芳、张芳林、李家豪、符福生、伍国鑫、石蕃荣、冯和孝、邱玉智、王基定、云石天、陈德明、戴平、陈裕仁、吴多艺、容显铭、唐秉长、王春雄、郭仁平、黎务民、韩炎畴、冯所德、孙国森、蒲国勋、黄增立、雷震中、杜凯翁、蔡家杰、陈景、邢木郎、韩雄元、张粤来、黎春德、廖华、冯文海、李瑞臣、王先英、张德良等。
  《符拨雄油画作品展》,这是海南解放以来首次举办油画个人展,展品分二部分,第一部分为符拨雄在留法期间临摹的世界名画,其精到的把握原作的精神及丰富的油画表现技法让观众大开眼界;第二部分为回国后所创作的作品,其中大部分是描绘海南的自然风光及风土人情,其质朴的语言、坚实的造型、老辣的笔触、沉稳的色彩生动地表现了艺术家对故土的特殊情怀。
  《叶浅予、黄胄、邵宇、陆志痒四大速写家作品展》, 这是海南解放以来引进的高水平、高档次的展览,四大名家原汁原味的作品不仅内容丰富多彩,生活气息浓郁,人物传神生动,而且不同风格所展现的不同审美趣味,让观众惊叹不已。这次展览激起了海南美术工作者的热情,大大促进了琼岛的美术创作。
  《吴礼泉美术作品展》,这个画展共展出实力派画家吴礼泉近年来创作的油画、水彩、素描等60多幅作品,这些作品以新的视角,较全方位地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后海南的建设新貌,劳动人民日常生活场景及美丽的故土风景。
  海口市工人文化宫展厅也是画展不断:
  《陈意国画写生展》
  《邝海星个人速写展》
  《陈创水彩画展》
  《广州美院师生作品展》
  《油画家胡善余油画展》
  《广东美展部分国画作品展》
  这些不同规格、类型的画展不但丰富了海口市的文化生活,还以此掀起广大美术工作者的热情,活泼自由的学术氛围给海南带来一股活力,成为那个时代的一种骄傲。
  1962年,琼籍画家、书法篆刻家、吴乾惠从贵州返琼探亲,除了举办《吴乾惠水彩画展》外,还兴会昔日画友,他们聚集在杨化人家与杨化人、王伯华举行家庭笔会,相互切磋。杨化人之子杨毅、弟子何可人、蒙发祥、钟天洪等人也在场。之后,他还在李家豪的陪同下,到海南乡下采风写生。
  当时,新人辈出,年青的美术家渐渐成熟,成为海南未来美术界的希望。
  苏逢春、陈琼琚、柯兴发等一批青年画家如当年法国巴比松画派的画家一样,走出画室,拜大自然为师,他们经常聚集在海口市郊流水坡一带进行写生、创作,通过对自然的描绘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可以说,他们是秉承符拨雄的精神,成为流水坡的第一代画家。
  邓子敬,这位具有出众创作才能的才子,19岁时就以套色木刻《队日》入选1962年《广东省第三届群众美术展览》,1963年又以套色木刻《人勤草芳牛肥壮》获《广东省第四届群众美术作品展览》二等奖而崭露头角。然而,这位具有理想抱负的艺坛学才并不沾沾自喜,于1964年入放弃城市生活,只身到偏僻贫穷的保亭黎苗自治县,利用在电影院经常下乡放电影的机会,深入山区腹地搜索素材,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出一批具有浓郁生活气息及地方特色的作品,成为一时佳话。
  谢耀庭,这位豫中汉子,1950年考入河南省军区文工团美术组从事美工,1954年随军调到海南军区文工团,除了美工之职外,还担任演唱队副队长。1958至1960年,海南军区文工团解散期间,他调至军区政治部文化处任干事,负责组织业余创作,培训部队美术干部。在此期间,他除了拜会老前辈符拨雄、邝海星、陈意,还结识了石蕃荣、陈创等本土画家,经常切磋画艺。
  1961年,他创作的国画《跃马高原》,套色版画《垦区黄昏》入选广东省美展,并以1961年、1962年相继发表在羊城晚报。水彩画《风景》、油画《黄昏》入选《广东省群众美术作品展》,1963年三幅《风景》油画入选《广东省美展》。
  由于其突出的美术才能,1963年3月被部队送往广州美术学院油画进修班深造。在美院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得到名师王恤珠、郭绍纲、袁浩的指导点拨,加上勤奋好学,技艺突飞猛进。1964年的毕业创作《今日娘子军》不但入选《第三届全国美展》,还在《人民中国》、《萌芽》、《中国青年》、《人民日报》等11种报刊发表。油画《今日娘子军》的成功不仅在于其题材、内容具有时代特点,较熟练的油画技巧与艺术语言,更重要的是,他紧紧地抓住了地域特色,强烈的光感,典型的海岛环境、植物和具有海岛特色的服饰及人物造型。这些别具特色的元素使其作品在众多的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主题内容与地域资源结合的范本。
  由于外部的刺激、内部的努力,海南的美术终于有了质的变化。
  第一届广东省群众美术作品展,海南区没有作品入选,第二届美展,海南区仅2幅作品入选,到了1962年的《广东省第三届群众美术作品展览》,海南区旗开得胜,邝海星、麦穗、陈创、吴礼泉、王开鸿、张应中、温泉、廖华、谢耀庭、邓子敬、粱民生、陈景生、龙才甲、姚锦明、苏逢春、陈琼琚、林鸿平、蔡家杰、陈景、杨毅20位作者入选37幅作品,其中廖华的套色木刻《黎家福香》获二等奖,陈创的套色木刻《春暖花开》、张应中的速写《戏剧人物》、蔡家杰的水彩《战士头像》、陈琼琚的粉彩《小憩》获三等奖,取得了海南解放以来在广东省展中最好的成绩。
  1963年10月在广州市举行的《广东省第四届群众美术作品展览》,海南区再创佳绩,共入选作品66幅,其中,郭玉合的套色木刻《快艇出击》、清晨(邓子敬)的套色木刻《人勤草芳牛肥壮》获二等奖,符有利(黎族)的水彩《种》、廖华的套色木刻《授枪》、蔡家杰的油画《战士像》、夏滨(柯兴发)的套色木刻《晚上归来渔满仑》获三等奖,实现了奖项与数量的突破。参展画家有余其万、邱霍泉、吴礼泉、伍庆华、陈文熙、王世宽、陈琼琚、梁生民、冯德钦、林鸿平、陈景生、王先英、许世恒、唐秉长、王春雄、张粤来、全景幻、陈耀森、陈意、张芳林、符福生、张应中、雷震中、陈泽镇、王开鸿、陈创、苏村泊、孙国森、甘傅才、冯所德、李瑞臣、陈品贤、园丁(石蕃荣)、冯和孝、李景涛,共41人。
  这个展览不但提高了海南美术家的自信心,也标志着海南的美术已渐气候,初步形成了一支以中青年为骨干的美术队伍,具有了冲刺新的里程的实力及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60年代里,在众多为海南美术事业默默耕耘的坚守者中,有一位“寂寞的守望者”,一生为艺术殉道,最后带着深深的遗憾而悄然离世,后来几乎被海南美术界遗忘的画坛早逝英才—杨化人。
  杨化人,1921年生于琼山府城,又名崇德,画名夔石、显州,叶新、墨浓。其呱呱落地仅三个月就失去父亲,当他刚跨入中学门坎,由于家庭拮据,为了帮助度日如年的母亲,只好被迫辍学,14岁就挑起生活的担子。敏学多才的他从小就在祖父(清末举人)遗存的名人书画及《芥子园画谱》中孜孜求索。民国时期,海南掀起一股负芨海内外求学的热潮,他无限羡慕,终因沉重的生活负担而无法了却心愿,为振兴海南文化盛风的理想一直激励着他坚定地走自学之路。抗日战争时期至解放战争初期,他幸运地结识了当时在海府地区一家有名装裱店的吴老板,在那里,他零距离地拜读及临摹了许多达官贵人为躲避战难所随身携带的古今名作,如唐寅、祝技山、石涛、八大山人,任伯年、吴昌硕,徐悲鸿、齐白石、高剑父、高奇峰、赵少昂、张书旗等人的原作。这种机遇对其一生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其三十年代,十几岁时所作的水墨作品可以看出他已较全面地理解及掌握中国画的墨色及笔势,画风清新,毫无泥古不化的习气。四十年代他已显山露水,所作山水、花鸟无一不精,特别是花鸟画,下笔爽朗、干净利落,既有岭南画风的清新、秀挺、鲜活,又有徐渭的飘逸洒脱,八大的简约传神的风范。象《一窗春色》、《紫藤小鸟》、《好鸟枝头》、《报晓》、《双鸽图》、《正是清风瓜熟叶》已渐显对笔墨韵致的心领神会及对身边事物细心体察品味的气质,笔墨之间彰显着个人的真切感悟而并非千人一面式的“笔墨游戏”。1947年他参加由卢鸿基所筹备的海南美术研究会并参加“海南首届美术展览会”。1948年,年仅27岁的他在海口商会举办个人画展,成为当时海南美术界一颗炫目的新星。一个足未出岛,全靠自学而取得如此的成就,在当时那个时代确不多见。
  为了更全面地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他还自学素描、水彩、油画,从其幸存的几张四十年代所作的油画断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不仅掌握了一定的油画技法,且画风大胆、简约,颇具中国写意画之风韵及野兽派画风之神采。
  四十年代后期,杨化人与同一家族中的杨秋悟、杨国威是海南一度极为活跃的美术青年,被当时社会称为“杨门三杰”。他们不仅迅速地吸收“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的精神,身体力行地进行新绘画的实践,还积极配合四十六年随军画家白冰及后来返琼疗养的卢鸿基组织一系列展览与学术活动,为那时冷寂的海南美术局面增添了一笔鲜亮的色彩。
  解放初期,在吴乾鹏的倡导下,海南美术一度活色生香,活泼的学术氛围给“三十而立”的杨化人带来新的艺术生命。
  这一时期,杨化人的水墨面正向大写意进发,1954年所作的《古代水墨人物》颇得梁楷大写意人物的韵致,大刀阔斧,肆恣纵横,笔墨浓淡干枯运用得自然天成,花鸟画《小品》、《土绶鸡》、《石榴》等则俊拔清逸,大开大合,酣畅淋漓,继承了徐渭的挥洒跌宕及扬州八怪的激越随意。岭南赵少昂的飘逸滋润,具有大家风范之气度。1956年,他的代表作《海口海关》与杨秋悟《拉二胡》及其学生何可人的《石榴》入选华南美展。
  然而,正当他的艺术探索正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突然起来的一场“反右”运动使其深受其害,错划“右派”所带来的一连串命运的改变与遭遇给其如日中天的艺术生命带来致命的打击。他在竹林里“隐居”,深居简出,清贫自守,因而他的名字也随着历次政治运动的影响在海南画坛上慢慢淡化。然而,即使是这等遭遇,他也决没有放下手下的画笔,继续用超乎常人的意志与毅力去追求那寂寞的艺术。
  60年代初,贫困交加的杨化人依然矢志如一地为中国画的突破与变革呕心沥血,由于没能力购买画纸,此期间他大多数作品都是在“劣质纸”上诞生,甚至用孩子们的作业纸背面作画,在这种困境中顽强地进行“不惑之年”的水墨实践、变革及个人风格的摸索。他开始尝试用一种略带装饰性的、非常简约的方形笔触去赋形状物,方中寓圆、刚中求柔、硬中求趣,并注重画面的分割与构成,黑白灰关系的穿插与组合,具有强烈的现代意味,淡淡的水墨中折射出一介文人的精神守操及硬朗气质。
  杨化人的艺术让人足以称道的还在于他在身处逆境、不被理解的情形下,依然心静如水地去品察周遭的微小生灵,以悲悯情怀去关爱及维系每个生命的尊严。《和平鸽》、《游鱼》、《昙花》、《牛》似乎成为这一阶段一连串的心灵意象符号,某种郁勃的生命激情及对未来的期盼影影绰绰地充盈其间。《夜香》、《故园》中层次分明的“知白守黑”俨然是一种精神的宣言。我们虽然无法解读杨化人在那个特殊时期的心灵世界,但他那方形笔势中流露出的伤感、冷寂、惆怅情绪还是让我们隐隐约约感受到画家那复杂的情感世界及矛盾心态。
  就在他独卧孤灯刚刚寻找到一缕艺术灵光之时,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将他仅存的那点希望扑灭了。从1966年至1972年,整整7年的折磨,他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推残,带着无比的遗憾,悄然地离开了这曾经给他带来欢乐与痛苦的世界。
  作为一位寂寞中前行的艺术探索者,他在交通、信息、艺术交流等条件滞后的海南能取得如此的成就确为难得。由于历史原因及个人的境遇,多才多艺的杨化人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将自己的艺术变法进行到底,也没有取得应有的艺术声望与成就,但他坚守传统又力图变法的革新思想,根植本土文化又兼采西洋绘画合理成份的胆魄,坚持面向生活、自然,从极具地域特色的景物中寻找中国画笔墨图式与符号的探索精神,注重笔墨传统又强调个人艺术风格以及全面的艺术素养这些特质就是在今天依然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他所探索的“方笔”无疑是探索具有海南地域艺术图式符号的一笔可贵的财富,为我们今天探索具有本土特色的中国画提供了一个参照。
  “雨骤江河壮,风生玉柳轻;云开山改色,船拨水天行”。1971年他的这首诗作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位一生淡泊名利,特别是在那风雨如晦、贫病交加的日子里仍然致力于艺术探索的艺术家的灵魂自由。
  第五节  张祯麒与他的版画艺术
  60年代,海南籍画家中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人物首推张祯麒。
  张祯麒,版画家,1934年5月出生于海南岛海口市,从小就喜欢绘画与文学,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南海舰队政治部美术组时即从事版画创作。作品《船坞一角》参加“第三届全国版画展”。1959年随十万转复官兵赴黑龙江北大荒参加农垦建设。
  作为“北大荒版画”流派的开拓者之一,张祯麒创作了一大批反映屯边劳动的版画作品而扬名美术界,1962年他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为期半年之久的新疆采风写生之旅,之后又创作了一批反映新疆题材的版画作品,同年秋调入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创作室任专职画家。其作品参加历届全国大型美术展及全国版画展,并被选送到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展,如前苏联“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越南、朝鲜“中国东北垦区版画展”;“日本、中国版画交流展”;联合国“中国现代绘画展”;挪威“第五届国际版画展”;法国“中国版画50年展”;美国“中国版邀请展”等,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及联展,作品广为各博物馆、美术馆收藏,仅中国美术馆就收藏了他13幅作品。代表作有《烧荒》、《牧归》、《冰江早晨》、《黎明》、《塔里木河歌》、《明月出天山》、《南疆巴扎一角》、《打麦场上》、《会后》、《母校来信》、《艳秋出猎图》、《塞林》等。
  张祯麒的作品以抒情的风格见长。他善于从日常的生活中发现美并以一个独特的视角将其诠释,一个极为普通的场景,在其刀法、色块及线条的巧妙组合下便流淌出一股浓浓的诗意。
  张祯麒的内心情感世界是极为细腻而敏感的,具有较为典型的唯美主义情怀,作为一个南方人,他将南方人灵巧、细微、雅致的情感体验方式及倾诉方式同北方辽阔、雄伟的自然景色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因此,他笔下的作品,不论是苍茫、壮阔的北大荒,还是瑰丽、雄伟的新疆都浸透着一层浪漫而抒情的品质。简言之,他是以一个南方人的眼光去审视与解读黑土地及西域人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正是这种独特的表述方式,他的作品在整体浑厚雄伟,质朴的格调中多了一份明丽与简约,加上他较为扎实的文学底蕴,对主题的开拓醉心于诗境的营造,含蓄而又意味绵长。诚如原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张作良所述:“张祯麒便属于北大荒版画粗犷绚丽的风格中较为细腻精致的一个。他讲究意境。他追求含蓄。他崇尚自然。他善于以小见大。他在柔和的刀法和散淡的色调中寄与着深长悠远的情思”。②
  张祯麒是一位写实主义的艺术家,也是一个具有理想主义与浪漫情怀的青年,在十万官兵转战北大荒艰辛的生活岁月中,他不但以年青人火热的激情去参与将北大荒变为北大仓的英雄壮举和史诗般的历程,并且将这种宏伟的理想用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手法的版画艺术倾诉出来,体现了那一代人的执着与无私,原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王琦在《张祯麒作品集》中做如此评价:“以写实的风格制作了多彩套印的木刻版画,表现垦区人民的生活和壮丽自然风光。在许多生动、严谨、凝重而又富于诗意的画面上,渗透着艺术家火热的激情和对客观事物的敏锐感受,表达了作者崇高的思想境界和审美理想”。③
  张祯麒既是一位坚持书写时代精神的歌手,也是一个坚守自己艺术理想的信徒。他始终贴近生活、贴近现实,从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与崇高,看他的画,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浓烈的生活气息,特别亲切感人。他不是简单化、概念化地去说明“生活的面目”,而是用与之相对应的“有意味的形式”艺术语言去深化主题,表达自己对美的期盼与追求。除了注重黑白灰的整体效果、刀法的韵致与节奏、虚实的穿插与均衡外,还特别强调色彩对视觉与心理的冲击力。他善于通过色彩的排列与对比去强调色彩自身的美学价值,在痛快淋漓的多层套印中展现色调的优雅及色彩的魅力。这些讲究形式美的作品在当时属于不太合时宜,常被视作“形式主义”之嫌,但他并不为之放弃自己的追求与理想,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从其后来的这段回忆文章,我们不难看出其作品的命运及为之所付出的代价。“这些作品在当时大概不合时宜,有被视作‘形式主义’之嫌。在‘文革’中就更被看作‘毒草’了。而一些别有心计又阴险的人知道,要消灭一个劳动者,最干脆便捷之道是消灭他劳作的产儿。于是乘人不备,他们从省美协仓库中把我‘文革’前所有作品(包括新疆作品)的原版偷偷拉走,当卖破烂作废处理掉了,这也成了省图书馆家属钉门框鸡笼的好材料。对于我,这打击无疑是彻底而致命的,即我‘文革’前作品已阒无,而现存得以付印画册的几张作品就都成海内孤本了,但是,人的辛劳结晶可以焚烧、毁灭,而人的思维,人对外部世界千丝万缕的牵挂与忆念却极难令禁止与‘消灭’。④
  《塔里木河暮歌》是张祯麒早期作品中一幅具有强烈抒情色彩的作品。在夕阳西下的幕色中,前景有一行沿河畔由右往左缓缓而行的骆驼,上面坐着手弹各不拉,打手鼓、欢歌笑语的维族男女,中景是浸透在夕照余辉中的塔里木河,开阔、宁静,远景是一排排矗立的白杨树,树林后面是一辆辆由左向右飞驰、忽隐忽现的大货车。这一左一右不同方向的运动增添了画面的节奏与运动感,与我国汉代墓室画中射骑的骏马与飞奔的野兔不同方向的飞奔所形成的紧张、刺激的运动感有异曲同工之妙。画面简洁、生动,刀法流畅雅致,准确地把握新疆的地域特色及人文意蕴。
  如果说《塔里木河暮歌》是一首悠扬、高亢的协奏曲,那么《明月出天山》宛如一首静静的小夜曲。遥远而深遂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它的清辉静静地洒落在天山的积雪山顶及白色的帐蓬与羊群之中。几只黑色的骆驼在圈起的羊群中间或立或跪,几缕散淡的坎烟在错落有致的圆帐顶上袅袅升起。远处帐蓬中桔黄的灯光在深黑的背景中犹如闪烁的繁星一样天真而浪漫。整幅作品通过强烈黑白的对比、冷暖的补色关系及虚实的巧妙运用,营造出一个恍若隔世的诗境。
  张祯麒的过人之处在于他能从较深的层面去挖掘平凡的生活题材,善于通过各种形式元素去营造一个具有东方情调的意境。他深谙虚与实,藏与露的艺术规律,往往在非常有限的空间中给人们展现无限的想象空间。
  张祯麒的生活与创作虽然远在千里之遥的黑龙江,但他的艺术成就及作品仍然深深地激励与影响故乡的美术事业,作为一个从故乡走出去的艺术家,他时时深情地回望故乡的建设发展,牵挂着海南的美术事业,还创作了一些反映故土的作品,象《林道》、《波光》、《海恋》等。《海恋》从立意、构图、线条、色彩到人物的造型语言等方面都真切地表现出艺术家对故乡的眷恋之情。浩荡、一望无际的大海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岸边沙滩的右角停着一艘渔船,一对渔民背对观众,面对大海默默地眺望,一行海鸥在向远方飞去……。画面非常含蓄,但游子之情却充溢其间,象大海一样深沉与阔大。
  每次画家省亲之时,他都抽出时间亲自指导故乡许多刻苦自学的美术青年,象后来在版画事业上颇有建树的邓子敬就是在其影响下而跨上征途。海南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涌现出一大批业余版画作者及丰硕成果都与张祯麒的影响有着内在的联系。
  虽已声名大振,张祯麒却从不张扬,依然保持谦虚、平易近人的品质。这位“阿麒哥”的亲和力及全面的艺术修养、广阔的艺术视野至今仍留存在当年那批青年美术家的记忆里。

  注释:
  ①吴礼泉《为有源头活水来——油画创作谈》,吴礼泉油画集,广东族游出版社,1996年。
  ②张作良《序》,张祯麒版画集,黑龙江美术出版社,1998年。
  ③王琦《序》,非洲掠影——张祯麒版画,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7年。
  ④张祯麒《自序》,张祯麒艺术与生活,海南出版社,1999年。


友荐云推荐

1138

主题

8744

帖子

279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8619
符永安 发表于 2017-1-23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他们为学习榜样,为艺术做贡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0

精华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9
也黑不过人心 发表于 2017-2-1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哦,你是最棒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