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809人 当前在线: 449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12614|回复: 0

[候鸟新闻] 一座旅游城的30年 三亚旅游人数从100万到1500万

[复制链接]

608

主题

2868

帖子

43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745
电音老太 发表于 2016-10-25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亚“双修双城”前行篇三亚,一座旅游城的30年
文\海南日报记者苏庆明
  三亚城市新貌。海南日报记者武威摄
  一九八四年的三亚航拍图。黄一鸣摄

  编者按
  全国“双修”现场会将于10月在三亚召开,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双修”(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双城”(海绵城市、综合管廊建设城市)试点城市,三亚一年来的探索和成就,将在这一时刻得到集中展现和考验。三亚“双修”“双城”建设,没有任何成熟的经验和模式可以借鉴,因此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场中国城市建设的革命性实验,如果试验成功,将可为国内城市内涵式发展提供一个学习范例。本期《海南周刊》聚焦于此,全面展现三亚城市建设发展30年来的变迁、建设成就、未来蓝图。
  从1987年建地级市,到2016年,三亚已经走过30个年头,由一个小渔村演变了著名的旅游城市。中国诸多城市高速发展30年,积累了大量的“城市病”,三亚亦是如此。回首三亚的发展历程,给人以历史的深思。如今,作为中国唯一一座“双城双修”试点城市,三亚的探索或将为国内城市内涵式发展提供可借鉴的范例。


  “就是一个小渔村”
  1987年12月31日,已是冬季的三亚一如既往地温暖。上午9时,三亚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聚集了5000多人,他们有的是机关干部,有的是各界各民族代表。这里召开的是三亚由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庆祝大会,整个会场一片喜气洋洋。
  离此不远的三亚港,渔民们早已用小木船把鱼打回来,正由戴着斗笠的妻子们在港务局码头售卖,抬筐的抬筐,称重的称重,成筐的海鱼由此发到三亚各处农贸市场。不仅仅是卖鱼,从港台等地贩运来的各种小商品也经由三亚港走俏。
  三亚港水边,建有疍家渔民密密麻麻的吊脚楼,再向岸上走,就是杂乱的民房。三亚港往西,就是当时整个三亚最繁华的红旗街和解放路;如今的商品街一至五巷,还仅是坟地、沼泽地、池塘或菜地。从三亚港到解放路一带,就是三亚巴掌大的城区。
  老三亚人介绍,三亚的城市建设,就是围绕三亚港发展起来的。按港边榆港社区居委会主任何太胜的说法,这个港口在上世纪新中国成立前就吸引疍家渔民从广东等地迁移过来。资料记载,新中国成立后,三亚港为了战备,不对外开放。1983年10月,国务院批准该港对外开放口岸,并且开辟三亚至香港海上客运航线。渔船、商船、客船一下子多起来,港口空前繁忙。
  有人从外地来三亚,用了“五个一来总结”:一个港口,一条解放路,一条红旗街,路上有一电影院,一个菜市场。“完全就是个小渔村”。

  一九八八年建省后第一个来三亚旅游的外国团队。吴秋光摄

  何太胜很喜欢彼时的三亚港:“岸边是大片沙滩,景色很美,退潮时能看到有虾有蟹,不用出海都可以抓到。”也有人回忆,经三亚港入海的三亚河,河水很干净,河滩上能看到蟹挥舞着钳子走来走去。
  三亚三面环山。在三亚港正北方向,20公里外,有不少青翠的山岭。许多小孩喜欢穿着拖鞋,爬上不高的抱坡岭去摘芒果。
  三亚港的西侧,是三亚湾;东侧,是大东海。这是当时最受外来人欢迎的两处地方。有人来到三亚湾,看到“湛蓝湛蓝的大海,海鸥海燕在大海里自由自在地翱翔”,“沙滩洁白如练,长满各种野花野草”,“黄昏的三亚湾是宁静而美丽的。夕阳的余晖洒海面上,海面像镀了一层金光,闪闪发亮。三亚湾就像是养在深闺的少女,美丽而不外现。踏着夕阳的余晖,看着留在沙滩上浅浅的脚印,我们轻唱着《外婆的澎湖湾》。”
  很多人都知道的是,大东海要热闹些,是最容易见到外国人的地方。穿着泳装的外国美女,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三亚人老符说,1980年代末,这里建起了第一家酒店“金陵度假村”,但来的多是有钱人。
  在三亚升级地级市前不久,国家旅游局拨款50万元,用于开发三亚西边、离三亚港有20公里的天涯海角景区。但来三亚工作的吴天骄回忆,“来三亚两年后才发现,它是一个景区,原来我以为它只是个成语。”
  在1982年至1983年,三亚准备撤崖县设三亚市(县级)时,崖县政府已经决定,把工作重点由农村转移至城市。在身为县级市最后一年的1986年,三亚城区人口由1983年的刚过10万增至18万,城市扩展到羊栏、荔枝沟一带,建设面积14.43平方公里,是1983年的2.5倍。
  在筹备海南建省、三亚升级时,1987年10月1日,海南建省筹备组组长许士杰、副组长梁湘等人及三亚干部在鹿回头召开了“鹿回头会议”。会议肯定了《三亚市城市总体规划》,认为把三亚建设成国际性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的定位是准确的。
  这一年,来三亚的旅游人数约为100万。
  旅游,旅游!
  三亚着眼旅游开发,比许多人意想的要早。
  在1987年升级地级市前,1984年,三亚组建了市旅游公司。1986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宣布海南岛为全国7个重点旅游区之一。当年6月,设三亚市旅游局。升级后,1988年8月,海南省政府以发文通知的形式,明确把三亚亚龙湾、天涯海角、三亚湾、大小东海、鹿回头、落笔洞、大小洞天等7个风景区列入海南第一批重点风景名胜区名单。
  这一阶段,对推动三亚旅游起步起到较大作用的,当数亚龙湾的开发。
  有人回忆,1986年春节,一位国家领导来三亚考察,在三亚市委负责人引介下跑着土路去了亚龙湾。面对这里原始而优美的海景,领导人发出一句感叹——“不是夏威夷,胜似夏威夷!”
  按照“这个地方可以搞旅游”的思路,广东省政府和海南区政府立即着手开发亚龙湾。在这一时期被从湖北调来参与规划开发的三亚社科联主席詹小光回忆,当时开发并没有明确的总体规划,只是强调要先建点东西出来,这样就出现了亚龙湾第一座酒店。此后,几经周折,到1992年亚龙湾开发公司组建和国务院批准亚龙湾建立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才算正式启动了亚龙湾开发。
  在此期间,1990年3月,海南省政府正式批准三亚重新修订的城市总体规划纲要,发展目标定为:重点发展旅游业和高技术产业的国际热带滨海风景旅游城市。亚龙湾开发步入正轨后,1993年2月,三亚市委提出把旅游业作为主导产业和中心产业。
  1996年被国家旅游局定为中国度假休闲旅游年,将在当年元旦举行盛大的开幕仪式。当时全国有11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竞相争办,亚龙湾最终胜出。此后亚龙湾知名度越来越高,凯莱、喜来登、万豪、希尔顿等酒店先后进驻,形成三亚最早一批高端品牌酒店群。而1996年,在后来也被视为三亚旅游1.0版元年。
  这段时间,歌手韩磊的一曲《带你去三亚》曾为很多人熟知,旅游已经逐渐成为三亚的标签,吸引着人群涌来。在旅游的号召力下,越来越多的开发建设者涌向三亚。“当时每天下午,我都能从政府大院里听到‘海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播报,由于普通话不标准,我们外地人都听成‘海南人民忙不过来’,”吴天骄笑道,“那时海南建省不久,各项建设如火如荼,海南人民当然忙不过来。”
  城市面貌改变随之增速。位于解放路的果喜酒店常务副总经理郑建平说,果喜酒店是在1992年前后建设的,当时是高档酒店,也是解放路最早的酒店之一。
  房地产业早已闻声而动,并与整个海南一起,三亚房地产在1992年至1994年开始出现过热现象。有人回忆,受此热潮影响,“大东海片区到处都是工地”。这为三亚留下一批高楼,当然也留下大批烂尾楼待日后处理。
  此时的三亚,有的地方还“像小渔村”。如今的凤凰路以东,还是大片的农田。但整体上,三亚已是城市的模样。很多海南人的共同记忆是,从其他市县坐长途客车花近一天时间到三亚,进城时,会叫瞌睡的小孩站起来,“看,车多不多!”
  但“城市”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何太胜有点遗憾,“三亚港的沙滩在90年代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码头、民居商铺和高楼。
  不过,这不是主流的声音。1998年4月,位于三亚崖州区的南山佛教文化旅游区一期开园,三亚又多了一处重磅景点。在三亚工作、老家文昌的苏小平还记得,2000年,他把春节回乡的两位新加坡华侨带到刚建成不久的南山景区。华侨感慨:“海南还有这样的地方!”

  光荣与哀伤
  在房地产热破产后,1995年至2000年,三亚经济进入调整时期。进入新世纪,三亚旅游开始了新一轮冲刺。
  2003年,三亚在国内首次举办“世界小姐”总决赛,轰动一时。希望借此提高国际知名度、打开国际旅游市场的三亚,随后4年中有3年举办了此项比赛。
  此时,三亚湾边风格各异的星级酒店和别墅已经鳞次栉比。为寻找新的开发腹地,促进旅游升级,2005年,三亚市政府提出开发建设东边岸线海棠湾旅游度假区的设想,并于两年后得到海南省政府批准。其定位为国际休闲度假区,占地逾百平方公里,支撑了新的高端度假项目引进。同时,三亚还在三亚港不远处填海建起凤凰岛国际邮轮港,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发展邮轮旅游的城市之一。
  2007年,三亚接待境外游客量达到52.2万人次的高峰,在全部游客中占比逼近10%。4年后,2011年,三亚游客突破千万,比2007年翻了一番。在国内热门旅游目的地排名中,这座常住人口不过数十万的城市轻易能占据榜首位置。在新世纪头10年,三亚的经济成长速度位居全国294个地级市第三。
  但与此同时,许多人也开始感觉到“发展带来的问题”。
  在月川村、海坡村等许多城中村,大量人口的涌入和聚居导致其范围成倍增长,房屋过分密集,被戏称为“亲嘴楼”,卫生、排污、水电等设施无法规范建设,成为城市中的痈疽。
  过分拥堵的城中村,一部分原因在于,大量“候鸟”来旅游过冬,很多人看到其中的商机,纷纷面向这一市场偷偷建设出租用的楼房。面向三亚湾的海坡村,密密麻麻塞满了各种10层左右的楼房。一村干部透露,这些楼房大都建于2009年至2013年之间,大小四五百栋绝大部分涉及违法建设,约六七成是由村民出地、商人出资建设,主要通过租给“候鸟”老人、周边酒店员工,或出租经营家庭旅馆来获取收入。
  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前三亚的违建有100多万平方米,到2010年已猛增至400万平方米。2010年7月,三亚启动了针对违建的“铁锤行动”,到2015年4月,共拆除各类违法建筑490万平方米。但统计显示,2014年底,三亚违建总量为412万平方米,也就是说,4年间,拆的数量约等于建的数量,可见违建之猖獗。
  “拥挤”的现象不仅发生在这一层面。为解决水面拥挤,2005年,三亚决定对三亚港实施渔、客、货“三港分离”,把本港留给取得开发权利的企业经营游艇休闲,催生新的旅游经济。但由于新的崖州中心渔港进展缓慢,渔船尚不能搬迁,港内锚地趋紧,渔船与游艇存在争航道争水域、相互干扰的现象,撞船事件偶有发生。
  2012年5月,《海南日报》刊发报道,用“国际眼光”打量三亚,指出三亚规划确立的诸多指导理念并没有被严格执行和落实,“原则上要求山边建设应以低层、低密度、高绿地率为主。可观察近年来的实际情况,很明显可以看出开发建设并未严格执行这样的原则”。
  2015年新春媒体茶话会上,三亚市政府负责人并不常见地向游客传递这样的信息:春节黄金周各地游客慎选自驾游三亚。相关报道提及,此前两次春节,三亚堵车严重,周边市县加油站的油甚至被加光。
  与此同时,三亚的生态也受到了不少损伤。三亚园林局一位副调研员说,在数年前,由于受台风雨水等冲击,加上人为不合理开发,三亚湾部分段线海岸植被出现退化,沙滩出现流失。三亚人李娇对此印象深刻,她说,从光明路口起到很长一段距离的海滩,“几年前沙子就不见了,就是一个又长又大的坑,都是黑黑脏脏的海泥。”
  白鹭翩跹,曾是三亚白鹭公园得名的原因,它曾一度“徒有其名”。“那里人为干扰太多,水域生物链几乎断了。”三亚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林贵生说。

  治“城市病”
  2015年8月,三亚一次不寻常的举动引起了各界纷纷关注,有的报道表述为它寓示着“形势开始出现反转”。
  在三亚市区春光路路口与凤凰路交界处,30亩建设用地、两栋20多层地产项目,因破坏城市景观,被三亚市委、市政府叫停,置换回来改建成市民果园。
  用这样一次“壮举”,三亚表明了自己坚决谋求发展新途径,治好“城市病”的决心。
  据统计,1984年三亚建市时,城镇化率仅为12.2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0.72个百分点;至2013年,三亚城镇化率已达到68.89%,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16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三亚的旅游业继续高歌猛进,旅游人数在2015年达到1500万,旅游总收入302.3亿元。但其中,境外游客量仅为35.8万,不仅占比回落到3%以下,绝对数量相比2007年也少了许多。
  这被视为三亚城市发展质量不佳的体现。从一个小小渔村演变为著名的旅游城市的同时,三亚也患上了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城市形态风貌失控等“城市病”。
  2015年5月,一场内容新颖的讲座在三亚举行,让三亚干部产生了醍醐灌顶之感。讲座上,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为这些干部传授了这样的思路,城市公园引进外来植被、对绿化景观进行修剪,都是一种反自然的行为。如果水系是自然的,如果城市的植被是本土的、自然的,那么,公园的花草是不需要人工浇水的。
  俞孔坚这一“反规划”的“大脚革命”理念,旨在为城市松开人工“小脚”,还城市以自然和生态。
  这场讲座,配合着三亚被列为全国城市转型发展试点市的背景。2015年6月,国家住建部把三亚正式定为全国唯一的“双修”“双城”双试点城市,开展“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建设海绵城市和地下综合管廊城市。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张琦指出,三亚打造“精品城市”,要以“大脚革命”为指导,以“双修”“双城”为抓手。
  作为系统全面的考量,三亚把“生态修复”分解为海、河、山等三大板块,“城市修补”包括了广告牌匾整治、违法建筑打击、城市绿化改造、优化城市色彩协调、市天际线和街道立面改造等六大部分。为保障系统和高水准,请来中规院等高水平规划设计单位制定“双修”“双城”总规。
  对于以“双修”“双城”塑造的精品城市,三亚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岳进打了个比方:“从海上看三亚时,城市天际线不能乱,应该像音符一样绵延起伏。”
  从2015年启动以来,三亚把“双修”“双城”视为重中之重,取得系列初步成效。
  抱坡岭等系列山体的植被得到恢复,三亚湾的沙滩和植被同样如此。三亚河的水质,经过大力治理,得到大幅改善。有人感叹,“鹭鸟又飞回来了”。
  2015年,三亚再次铁腕打违,全年实现拆违380万平方米,占海南全省过半。当年,三亚大力推进原武装部片区等的棚改工作,完成了9842户的棚改任务,比前年增长了近两倍。今年,三亚把棚改攻关到月川、东岸、海坡等地,全年将完成过万户,在此基础上明年继续大幅推进。
  在“秃顶”的抱坡岭得到修复后,今年4月,家在抱坡岭不远的高宁重新走上了这座山岭,他高兴地说,现在可以穿着凉鞋上山了。此前,因为山体植被砍光,空气中满是粉尘。“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山上都是树,我们经常爬去摘芒果。”
  而令何太胜欣慰的是,崖州中心渔港终于在今年开港,渔船搬走后,三亚港的生态将得到改善。
  9月13日,三亚在市民果园附近,再次置换了一个房地产项目,用于建设红树林生态公园。在城区,除已建成的市民果园及上述红树林公园外,在“双修”规划下打造的还有东岸湿地公园、丰兴隆桥头公园等,一系列公园将呈环状,既起到生态修复作用,也提供公园休憩功能。
  “我们把这些公园建起来,就不会有人敢去乱建房地产,与民争地!”张琦强调,三亚如今要走的是内涵式发展道路。三亚发展的使命,是代表中国参与世界旅游市场竞争。“双修”“双城”的“还绿于民,还景于民”,就是“要造福百姓子孙后代”。

友荐云推荐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