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会员: 2332809人 当前在线: 449人

南海网阳光岛社区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南海网首页|客户端

精彩推荐

查看: 5181|回复: 0

父亲的烟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0

精华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0
北岸初晴 发表于 2016-6-3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在世时有许多不良的嗜好,喝酒、抽烟,几乎伴随着他的一生。临了也是肺痨夺去了他的生命。他抽烟的历史,用‘相当悠久’来形容,决不是夸张。打有记忆开始,我就经常给他买烟。小镇上有一家刨烟作坊,店里的师傅们将加工好的烟叶一张张叠起来,然后用夹板夹紧,紧得像一段木头。然后用特制的长刨子刨,刨下来的“木屑”就是一丝丝的烟。乡下人把它叫作“黄香头”。五分钱就能买一大包,那时我的个头还没有烟店的柜台高。   

  父亲把烟丝放进烟锅里,用火刀打击火石,拼发出的火星点燃了纸媒头,再一吹,火就着了。他的动作是那样的麻利纯熟,似乎比划一根火柴还容易。我坐在他的脚边,看着他吞云吐雾,他也变得兴奋起来,给我讲许多故事。劳作一天的疲劳,就随着那缭绕的烟雾一圈一圈地散去。后来有了卷烟,那东西携带方便,不需要再在腰上别根烟竿。渐渐地刨烟店门庭冷落,最后就关帐了。   

  卷烟不断地变中科医院专家换着花花绿绿的烟标,起先那种几分钱一合的“老刀牌”、“金字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勇士”、“飞马”,价格也翻了五、六倍,一包要好几毛钱。父亲感到有点承受不起,我看到他在拣别人扔下的烟蒂。他又找出了已经很久不用的烟竿,把烟蒂里剥出来的烟丝装进烟锅,叭嗒叭嗒地抽着。像传染病一样,拣烟蒂的队伍迅速扩大,有些小学生也在拣,他们把剥出来的烟丝慢慢积聚起来,居然可以换回一枝铅笔、一块橡皮。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不过我不是去卖钱,而是不忍看到没有烟抽的父亲,坐立不安的难受样子。抽卷烟的人在逐渐减少,而拣烟蒂的队伍却逐渐庞大,拣到的烟蒂越来越少。后来父亲就只能将干枯了的葵花叶,揉碎了装进烟锅,我们的生活依然贫穷。   

  有一阵子,我忽然发现父亲不再抽烟了,人也在一天一天地消瘦,终于到了卧床不起。医生说是痨病,在那个时代痨病是不治之症。一天他的精神似乎好了些,他对母亲说,想抽口烟。我去给他买了包大前门,他看到烟,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抽过的最好的一包烟了。他抽出一根,放在鼻子上闻了又闻,又放回烟盒,好像舍不得抽。第二天父亲就走了,神色很安祥,那包烟放在他的床头,依然是20支。   

  以后我们都有了工作,家境也逐渐宽裕。社会的进步也从香烟的不断升级中可以略见一斑。‘勇士’‘飞马’已经退出了柜台,‘大前门’和‘牡丹’的档次也觉得拿不出手了。带过滤嘴的‘云烟’、‘红塔山’受到了青睐。一条红塔山,比一个本科毕业大学生一个月的工资还高。价格虽然不斐,但依然很走俏。不过很多人买来并不是自己抽,而是“送人”的。有一种叫“健脾”的香烟,据说是从香港“倒”进来的,因为它贵,所以就特有神通。它能使本来严肃的脸变得和顺,使一些本不可能的事,变得可能。也许就是打那时起,中国人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辛的反腐创廉道路,这条路比长征走得还要艰辛。在这条道路上倒下的干部,也从乡镇一级,逐步向县市级,省、部级蔓延。5月30日中纪委网站上出现了江苏省委常委、副省长李云峰的名字,说他“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从季建业到赵少麟,再到杨卫泽、李云峰。短短的两三年间,眼看着江苏大员一个一个倒下。这些人也许正是从送烟送酒开始,到收烟收酒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烟不仅有害健康,还腐蚀灵魂,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父亲死后,烟和我们家就无缘了。母亲告诫我们说:父亲是抽烟抽死的,不许我们沾烟,因此我们兄弟姊妹没有一个抽烟的,父亲的烟竿就成了家里的文物。   

  2016.5.31.
友荐云推荐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